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文凯】庸人自扰(成年现实向短篇)

艳艳的花朵摆在面前,有哪个蜜蜂能忍住不采蜜呢?

 

刘志宏并无十足的定力,只是十分有自知之明。他回过身来,冲着旁边直勾勾盯着前面的小弟们摆摆手:“让、让!”

 

挤在面前的小徐和浩子回过神,赶忙让开,罗庭信勾了一下刘志宏的肩膀:“有急事?”

 

“我内急,快让我出去!”把罗庭信的爪子“啪”一下打回去,小弟们乖乖让出一条通路。刘志宏这下想起来身为老大的尊严了,悠悠度着步子出去,拉开门前还不忘冲目光紧随他的小弟们点头,示意等会儿再见。

 

走出门了,刘志宏靠在墙上,回忆了一下刚刚看到的美景。

 

这世间最美的景致通常是常人所不可及也。

 

比如这纤长蜷曲的黑睫,比如这精巧细致的下颔,比如这汗水淋漓下的锁骨……然后便莫可名状,不可言说。

 

王俊凯大刘志宏两岁,刚好两人从小认识,刘志宏得以一睹他从洋娃娃般小孩长到纤细高挑的美少年、再长到玉树临风的美男子之全过程。王俊凯是童星出道,跟随多年的粉丝每个硬盘和网盘里都有不少他的美颜写真,但那哪里有刘志宏近水楼台?镜头幕布都是次元壁,太远太近都失真。刘志宏像坐拥万贯的大财主,有底气,时刻能保持一个不远不近刚好合适的距离,不慌不忙,不过不失,不是暴发户那种横征暴敛的吃相,进退得宜一派悠然才好。

 

不一会儿,王俊凯从屋里推开门,一边和师弟们挥手一边迈出来,热乎的气氛和热烈的汗气浇了刘志宏一脸。王俊凯诧异看了一眼,然后摆摆手:“还等我,是怕我迷路。”

 

“哪儿啊,对贵宾的礼数。”

 

“三年不见,哦,”王俊凯上上下下地看了看:“一家之主了。”

 

刘志宏客气了一句,和王俊凯从左楼梯往楼上走去。“公司三年都没大变,小会议室打通做大课教室了,现在有事儿都去大会议室,十四楼,1422,还记得吧?”

 

“这当然,别当我是老人家,记性没退化。”

 

“嗯,”刘志宏点点头,“公司本来计划再扩一层楼,觉得现在太憋屈太小家子气,可惜这些年效益不那么好,提了几年了还在案头上。”

 

“小也有小的好,大家挤着温馨,像一大家似的。”王俊凯低头笑了笑,刚好被走在他后面的刘志宏看到,“当年任经理跟我提过,我还特实诚,实话实说了,早知道你们这么希望,我倒应该说反话的。”

 

四楼很快到了。会议室里聚集了一大票人,总裁以下各部门头头几乎都在,这样的阵仗十分罕见,刘志宏参加过的屈指可数。王俊凯进来之后,这个姐那个哥地叫了半天,不像开会,更像粉丝见面会。

 

这样友好亲切的氛围之下,进度被拖得厉害,晚上10点的时候王俊凯站起身来,连说飞机快要赶不上了,下次再接着谈。刘志宏摸了摸肚子,感觉着里面空落落的咕噜声,苦笑了一下。

 

王俊凯第三遍告饶的时候,终于被放了出来,这时候已经差二十分钟11点了,刘志宏说我开车送你去机场吧,一群人排队嘱咐他开慢点注意安全但是别误了十一点的飞机。刘志宏暗暗后悔自己的侠义心肠,王俊凯抱歉的向他一笑。

 

两个人走向地下车库,提了车出来。王俊凯坐了副驾驶,刘志宏扔给他一顶蓝白条贝雷帽:“墨镜自己准备了吧?”

 

“你这什么破帽子,”王俊凯发牢骚,“戴这个被人拍了怎么办。”

 

刘志宏说:“随便啊,你比较喜欢和我一起上报纸?现在男男恋也满大街都是。”

 

王俊凯把帽子扔到后座上,掏出自己的墨镜戴上:“天真。丑照比绯闻杀粉多了,就算我抱着你啃一口,解释说兄弟情深,照样一群人叫好。”

 

王俊凯说话时,刘志宏正在打火,手一个不稳熄了,他顺手抽了根烟点起来,把烟夹在左手指尖。再一拧,火着了起来。扶着方向盘,右手挂档,给油。还行,一个挺漂亮的坡起。

 

墨绿色的别克融入了城市的万千灯火之中。

 

送大明星王俊凯上飞机,这种助理的活想见不是特别容易的事。开了没多久,王俊凯说:“先去江边看看吧。”

 

刘志宏说:“你不是急着赶飞机?”

 

王俊凯说:“飞机还早。”

 

刘志宏说:“刚刚不是说十一点?”

 

王俊凯说:“要不他们能放我出来?飞机是十二点半的。”

 

人已经上了车,刘志宏送佛送到西。他闲闲地想估计这家伙是全世界飞怕了,机场恐惧症;或者是名山大川游多了,怀念嘉陵江的水腥气。

 

快开到江边时,王俊凯伸手把刘志宏手里的烟捏过来。刘志宏恍然:“啊,对不起,忘了你的嗓子不能熏到了。你掐吧。”

 

王俊凯没掐,拿着那根烟在烟灰盒里掸了掸烟灰,从储物盒里又翻出一盒烟,拿出来一根,半根烟引燃了整根烟,又塞回了刘志宏手里。

 

刘志宏侧眼看着王俊凯把那根白生生的烟夹在手里,凑到嘴唇边上,薄薄地吸了一口,氤氲的烟云模糊了他鼻尖到下巴的精美轮廓线。

 

被硬塞回来的那半根烟夹在自己手里,一个牌子一个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刘志宏总觉得自己的变得不太好抽了。

 

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停车。

 

王俊凯说:“有啤酒吗?”

 

刘志宏笑了,笑过之后正色:“有,但是我不想干巴巴看着你喝。”

 

王俊凯点点头:“什么牌子的?”

 

“纯生,山城。”

 

“拿山城的吧。”

 

“喂,”刘志宏笑骂了一句,从后备箱拿了一罐扔给他:“就一个了。”

 

王俊凯嘴里叼着烟,努力晃晃晃啤酒罐子,伸得远远的,“嘭——”地一声打开,酒液飞溅得到处都是。他脸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像江里澄黄的波光那么好看。他说:“有烟,有酒,有你,我这算是五毒俱全了,哈哈。”

 

刘志宏靠在他边上的铁杆上:“拐着弯骂我,啊?”

 

王俊凯喝了一口酒,咕噜咕噜灌了半天,八成过半了。喝了酒,眼神发散,加一口烟后,面目乱的看不清。刘志宏听见他说:“我谢谢你。”

 

“什么意思?”

 

“哼,得的多了,欠的债也多了。像你,这么坦坦荡荡的站在这,我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恶。”王俊凯说着故意弯下腰来,做了一个半真半假的揖,脸上带着似醉非醉的红色。

 

刘志宏叹口气:“你还真了解自己。”

 

王俊凯站起来,脸色忽然又变得很冷,他朝远处滴滴哒哒走了两步,靠在和刘志宏同一根铁杆上。

 

“但是我又知道,有的事是不得不做的。”

 

刘志宏看着王俊凯,他以一个十分优美的姿势背靠着,身体和铁杆的夹角恰到好处,右脚随意地点在杆子上,小腿、大腿和杆子形成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这一抹身影纤长、瘦削,这样的瘦明明显得个性苛刻、生活清苦,可那姿势又太随意太慵懒,肆意得显出优雅来。

 

刘志宏走过去,靠近王俊凯。王俊凯一根烟快要抽完,伸着手往半满的啤酒罐里掸灰,轻轻敲三下,小指在罐口划一圈。刘志宏走到面前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刘志宏盯着这个高了自己三公分的人,伸手紧紧扣住他的手腕:“浪费我的啤酒,这也是你不得不做的事。”

 

“也许,”王俊凯转了转腕:“或者并不是。而应该是让你做现在的事?”

 

刘志宏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

 

王俊凯晃了晃罐子:“啤酒变质了,你会怎么办?”

 

“再拿一罐新的。”

 

“对啊。”王俊凯说,然后他仰起头,把剩下半罐混着烟灰的啤酒大口大口喝光,刘志宏扣着他手腕的力度越来越紧,掐出两个青色的指痕,可王俊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刘志宏感到时间似乎过去半个世纪。双脚站得几乎酸麻,软软地着不了地,手臂沉甸甸的,所有重量都直直坠向那两根手指。

 

像许多应酬酒桌上给贵客们亮相那样倒过罐子,果然是一滴不剩一干二净,这样一罐酒难不倒王俊凯,他抹了一下唇,眼神里冷冷清清。

 

“倒掉,或者放得更坏,我都不想。”他靠近刘志宏,口中的酒气暖暖地打在刘志宏的鼻尖和两颊,声音压得更低:“我只能亲口喝了它,恨不得马上喝了它。”

 

刘志宏摸上王俊凯的头,软软的发丝顺到秀气的后颈,温热的皮肤很抓手,所以他在这捏了两下,动作熟悉得和捏家里那两只猫崽子如出一辙,手继续抚摸时转过肩膀停在后背,轻轻地拍了两下,好兄弟那种亲切又纯洁的意味。

 

王俊凯也伸手,回应性地在刘志宏头上胡噜了一把,肩上拍了拍,一下重得像捶人,一下轻得像掸灰。松开时两个人都笑了笑,大方自然,忽略掉酒气,还以为是刚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

 

刘志宏说:“快到点了吧。”

 

王俊凯点点头:“走吧。”

 

刘志宏看到前面有个垃圾箱,就捡了两个人的烟蒂,塞进空的啤酒罐,往那边走过去。王俊凯站在后面等。

 

扔进去之前,刘志宏略微侧过头,露出小半脸来。他抬手晃了晃手里的易拉罐,烟蒂在里面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他说:“诶,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说呢?”

 

“因为,”王俊凯的声音和刘志宏的表情一样掩在了夜色里:“喝光了啊,就没有了,空了。


“什么都没有,空了。懂了吗?”

 

“哦。”刘志宏听了这话,把易拉罐扔进垃圾箱,发出物体陷入垃圾袋那种沉闷的声音。

 

再次出发的车快了许多。

 

END

 

  62 12
评论(12)
热度(62)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