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凯源】婚礼之后(完结短篇)

很久前写的,以前微博发过,这边算是重发留档吧。

梗:不断结婚的新郎X证婚人,剧情反转的HE。

文笔现在看来略生硬,果然不适应傻白甜风格啊XD

-------------------------------------

上篇

 

王俊凯又要结婚了。

规模当然衬得起身价。东海蓬莱游轮公司倾力承办,海南新开发度假圣地象牙湾领导高层全力配合,新晋国内顶尖世界知名品牌恩蜜国际订制高档礼服,严格筛选后的五家国际著名媒体全面聚焦,特聘知名导演带领其团队全程摄像还要剪成纪录片买到电视台……小道消息,婚礼上一根白蜡烛就够普通百姓家吃一年的。

能参与到这样一场盛大恢弘的婚礼中,王源也觉得与有荣焉。所以他把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井井有条,婚礼主持词改了三稿,确保每一个环节都不会出任何差错。

国内一线主持兼演员的专业素养不是盖的,王俊凯的三次婚礼中,不是没有别人想竞争婚礼司仪这个位置,但王源在技能、职业道德、与王俊凯的私交方面无不完胜。人们也渐渐习惯王源在王俊凯的婚礼上一再重复那句经典的问话:“你愿意吗?”

礼堂里,王源再次问起:“你愿意吗?”

眼前的新郎弯起嘴角,连带着那颠倒众生的眼梢迷人地勾起:“我愿意。”

再强的自控力也不能阻止王源一瞬间的走神。温柔磁性的声音里的真挚诚恳足够攻破他半个月来努力建设的心理防线,用力握拳,疼痛将知觉唤起,终于记起他这句话真正的对象为谁。

礼堂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场真实浪漫的演出中不能自拔,女宾客的眼中已经泛起泪光。

已经太久了,王源强制自己转身面对新娘——

“舒筱因小姐,您愿意接受您身边的王俊凯先生作为您的丈夫,从今以后照顾他,爱护他,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吗? ”

新娘满脸羞红,她沉默着低下头,不发一言。

王源深深吸进一口气,海洋特有的咸湿冲流入气管,让胀痛的大脑片刻纾解。

他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刻意压低声音以显温柔:

“舒筱因小姐,您愿意吗?”

沉默。

宾客们似乎极有耐心,没有起哄,没有抱怨,都耐心宽容的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新娘,等着她跨越最后的心理障碍,完成这个人生中最大的决定。

难道只有自己最刻薄无情?王源感到燥郁之气在他本就过负的心内腾起,又被十年苦苦磨练的演技堵在喉中,前后夹击,涨得肺叶生疼。

再次开口的嗓音有些嘶哑,连王俊凯都隐隐皱眉的看了过来。王源顾不得许多,撑着完美的假笑,看着新娘的温柔双眼中几乎无可抑制的藏了锋芒:

“舒筱因小姐,您,愿意吗?”

不知是不是看到了王源过于灼热的眼神,新娘小声而飞快的回答:“我愿意。”

沉沉的痛感压下所有情绪,王源漠然的说接下来的台词:“我宣布,王俊凯先生和舒筱因小姐,从现在起,正式结为夫妻!王俊凯先生,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明媚的阳光,无垠的大海,缓动的游轮,圣洁的礼堂,一对交颈缠吻的爱人。

接下来的程序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倒香槟,切蛋糕,开宴,舞会……

……没他的事儿了?太好了。

王源走向客舱内。

空荡的走廊,他得以放浪形骸,满不在乎的扯下领结,贵重的西服揉成一团夹在腋下,一直刺痛眼睛的眼线终于可以搓掉,至于剩下来惨不忍睹的眼妆谁去管它?

拧开休息室的门。

“千玺?你怎么在我的休息室?”

退回去看门牌。

“……原来是我走错了。抱歉啊。”

“别走!”

王源动作一顿,继续关门,但门像被卡住一样一动不动。

不情愿的抬头,果不其然,顺着门边的手看到千玺一点都不赏心悦目的脸。千玺的脸上明晃晃写着几个大字“我要和你谈谈人生”。

王源转身就溜,千玺强大的运动神经刹那间把他勾回打包扔进屋,关上门,走廊里一片清静。

“……千玺,有话就直说吧。”

“你喜欢小凯?”

擦!王源瞪圆了眼睛,凌乱的眼妆充分表现了他的心境。

“对我就不用否认了吧,咱们高一快期末的时候,到现在,九年快十年了吧,你不想想你们俩的未来?”

“千玺,你是不是失忆了?被穿了?还是被外星人绑架洗脑了?两个小时前王俊凯和他新娘接吻,我站那像个傻X一样主持婚礼,你喝喜酒还喝的那么开心,你让我考虑我和王俊凯的未来,啊?”

“……大源你还没习惯?这都第三次了。”

“第三次又怎么样?不管第几次,都是一男一女,天作之合,哈哈,神仙眷侣!”

王源干笑着,躺倒在千玺的沙发椅上,眯起眼,其中的失落没必要展示给他人。

千玺也不说话,保持着斜倚隔断的酷炫姿势,不知道在想什么。

“千玺,对你发火对不起。”

王源站起身,情绪平静下来。

“你的话让我有点失控。我没想到……你会知道。

我真的不敢多想,我和他之间隔了那么多,真的,我做梦都不敢想我的喜欢能有什么结果。

千玺,千万别告诉他。帮我保密,谢了!”

差一步走到门口,千玺悠悠开口:“大源,你说的隔在你们之间的东西,是什么?”

“这还不明显吗?”王源不可思议的回头,“他是天王歌手,他结了三次婚都是和女人,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好兄弟、好哥们,我TM刚才还在给他主持婚礼,还需要什么?”

“就这些?”

“就这些!”

门“砰”的一声摔上,千玺笑了,他就知道王源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他猜王源现在需要去散散心,一会儿靠岸后,夕阳下的海滩是个不错的地点。

此时不远处的的另一间休息室。

借着涂卸妆油,王源在自己娇嫩的脸上狠狠蹂躏。洗手池的水开到最大,整颗头都埋进去,瞬间大量的水流让他反应不及的呛到水。

王源啊王源,你简直是弱爆了!隐藏多年的心事被人戳破,流下的泪居然是因为呛水。

看着镜子里鼻子眼睛都发红的面孔,王源觉得更难受了。

一会儿靠岸了去海边走走吧,看看天空大海,那么点小心事儿屁都不算,活过来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中篇 

 

千玺的休息室今天注定不能平静。

“千玺。”

“小凯?先坐吧,我收拾行李。”

王俊凯穿着一件半敞的衬衫,坐在沙发上,表情忧郁。

“千玺,刚刚董姐来问我,要不要续签合同。”

“董姐?”

“妇女保护组织中国区的负责人董琪晖,你忘了?三年前就是她说服我的。”

“哈哈,”千玺一笑,“就是这个婚礼项目策划?真是才女,有机会一定要见见。”

“什么才女!”王俊凯轻嗤,“模拟婚礼?关爱婚姻恐惧症患者?合作互惠?”

“效果不是很好?你的前两任‘新娘’都已经成功步入婚姻殿堂了。去年新闻还说你的婚礼录像治疗婚姻恐惧症疗效很好。而且你这三年身价确实翻了好几番。”

千玺一脸的“对不起我就是这么诚实”。

“烦!每次都一大堆媒体猜我在打烟雾弹,以为我是浑水摸鱼真的结婚!媒体一年里有半年都在挖我的绯闻,结婚人选报名者都够办个比赛海选的,我还听说有人提议把我的生日设立成国际婚姻日!不过幸好没成功!”王俊凯皱着眉,“我真是脑袋犯抽才会答应签那个合同。”

“嗯?难道不是因为你觉得你和大源前途渺茫,所以自暴自弃?”

“千玺你!”王俊凯见鬼了一样盯着千玺。

“我行李收拾好了,借你的车去机场,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

满腹疑虑难以开口,王俊凯攥住方向盘,驾驶风格异于寻常。

“你不会答应董姐续签了吧?”

“你不想我答应?”

“我管你!”千玺嫌弃的说,“以你的性子,我觉得你忍不了。”

“无所谓,三年都过来了。”

“真无所谓?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嗤——”王俊凯把刹车一脚踩死,两人险险的被安全带兜回来,千玺回过头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王俊凯神色麻木:“到了。”

“王俊凯,你能别像个怨妇似的吗?”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高一吧,你自我感觉你高一的时候演技很好?刚才婚礼,你对着他说‘我愿意’那表情……你还记着新娘姓什么吗?”

“叔。”

“啥?”

“新娘姓‘舒’。”

“……”

“小凯,这么说吧,现在离我登机还有两个小时,你要还是这个态度我就走了,你要是开诚布公一点咱们就好好聊聊这个事儿,就咱俩。”

王俊凯招牌性的忧郁低头,前额的刘海滑下,帅的铺天盖地。

“你说吧。”

“你是什么想法?”

“我啊,没想法……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呢?”低低的苦笑,“从高中开始单相思,想让自己退回好朋友的位置却做不到,故意疏远到现在变成只剩做样子的旧交,但是还是放弃不了。千玺,我觉得自己在死胡同里困了十年了。”

“你答应模拟婚礼的策划是故意的。”

“……我不瞒你,我答应的时候真的有尝试异性的打算。你会嘲笑我?”

“如果你成功了我就不会。”

“……”

“唉,也不用想这么多了!”王俊凯故作惬意的拍拍千玺的肩膀,“不就是暗恋嘛,十年都忍了,忍一时风平浪静啊!十年了,能说出来我的心里就很痛快了!”

“小凯,你给我发个誓,你直到现在都只钟情大源,没变过。”

“干嘛?”

“你敢吗?”

“那有什么不敢?我发誓,从小到大,从我知道什么叫喜欢,从我知道什么叫爱,从我看清了我的内心想法开始,我所有的爱情就都只给了王源,从来没变过。”

“大源喜欢你。”

“什么?”呆滞的表情。

“从我们高一,到现在。他一直像你想象的那样喜欢你。”

不呆滞了,像哭又像笑:“你说真的?”

“对。”

跳下车,开了后备厢,手忙脚乱的把千玺的行李往外扔。

“千玺啊,我就不送你了,我有急事儿!”

“别,你急什么?”手被拉住,“你不奇怪我为什么之前不告诉你?”

王俊凯动作顿住。

 “为什么?”

“我觉得你们没准备好。”千玺酷酷的摊手,“你想过你们将来怎么样吗?这两年你们在娱乐圈根基才刚稳,偶像派的标签还没全摘掉呢,你在镜头前根本瞒不住事儿,大源高兴起来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们俩星途尽毁吗?”

王俊凯不得不承认千玺说的有点道理。

“那,你不好奇一下为什么我现在告诉你吗?”

“为什么?”王俊凯觉得自己现在一定蠢透了。

“咳咳”千玺以手作拳放在口边,故作深沉,“前天刚得到的风声,上边有意思放松‘同性恋合法化’议题,五年内应该有好消息。”

“好兄弟!”此时非一个拥抱不足以表达王俊凯内心的激动之情。

“谢谢你的董姐吧,我刚听你说董琪晖这个名字就觉得耳熟,听说她为推动这个提案出了不少力。”

不是骗人,王俊凯真的觉得自己要流出感动的泪水。

“好人有好报吧,你帮了那么多未婚少女,总有人来帮你这个单身少男啊,哈哈!”

回应这句话的是渐渐远去的车尾气。

“还真是不稳重啊。”

被甩下的人站了半晌,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篇 

 

海南新开发度假圣地象牙湾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旅游圣地。作为刚刚开发的处女地,特意把这次王俊凯同学的第三次婚礼费用全免,就当是打了个大广告,可以想象,要不了多久,成群的客人就会蜂拥而至。

但此时此刻,空荡荡的海滩上只有一个孤独的身影。

王源说不上来自己是第多少次为王俊凯黯然神伤了。开始是因为他的疏远,然后发现自己的感情,就有种求而不得的渴求,再然后两个人发展方向不同被迫解约,就变成了思念和压抑……然后就数不清了。总觉得已经足够心如死灰,又因为他的一点撩拨重新燃起星星之火,希望换来的当然又是绝望。最痛的那次是他来找自己作婚礼司仪,去他妈的,回过头来简直想乱刀砍死一口答应的自己。以为这样到顶了吧,结果他狠,一次不够两次,两次不够还有三次,心都被剁成饺子馅了!是个人都会疯的!

而且……

王源心里漫起苦涩。千玺已经知道了。

本以为自己足够小心,跟他隔开了足够远的距离,可这还是不够。

真的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吗。

王源在海滩上慢慢的走,忽然发现脚边有几个空了的易拉罐,有点好笑。

失恋了来海滩喝酒,一、二、三……一共六个,都喝光了,看来这位前辈的伤心程度不比他小啊。可惜了,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心情,他却没有这位前辈的远见,没带点啤酒来借酒消愁。

“王——源——”

在这种地方有人叫他的名字,错觉吧。

王源低下头,一脚,踩瘪了一个易拉罐,把前辈留下的遗产充分利用。

“王大源!”

真的是叫他?但王源现在没心情搭理,所以“咣——”一脚,又踩瘪了一个,顺便的,飞起一脚,把两个瘪了的易拉罐踢进海里。

“王源回头!”

这回说话声已经很近,声音……是王俊凯?

王源大幅度的回头动作简直拧到抽筋。

王俊凯正向这边跑来,似乎跑了挺久,已经气喘吁吁,差一点就喘不过气的感觉。王源呆住,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快,王俊凯就喘着粗气站在王源面前,他还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源。王源有点莫名的心虚,不知如何反应,只好低下头,又踩爆了一个易拉罐,一个顺脚踢到海里。

王俊凯拉住他的手。

“王源……”

眼神开始游移,“我……”

王源迅速的踩下,一只易拉罐又爆了……然后它和它的同伴们一样飞向了大海。

王俊凯仿佛终于找到了话题的开始方法:“……你这样污染环境。”

来这找他,跑两千米,喘成这样,他就想说这个?

王源傻了:“那我去捡回来?”

王俊凯嗫嚅着没反应,王源以为他默认,虽然莫名其妙,还是转身向海走去。

一只手拉住他,等王源转头看着他时,王俊凯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我帮你捡。”

然后他像逃一样飞快跑向大海,等王源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跳到海里了。

“诶,你刚刚跑步那么累!”王源放心不下的跟过去,也一纵身,跳到海里向着他游过去。

王俊凯游得不快,几个沉浮,王源很快就要赶上他。但不料,一个猛子扎下去,再浮上来时,忽然就不见了王俊凯的身影。

王源心中一颤,他没热身,不会是抽筋了吧?

这么想着王源赶快又钻到水下去找,水里能见度不高,眼睛被刺激的难受,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心越来越慌,偏偏这时候脚下还被不知什么东西缠住一样,王源刚想使力挣脱,那东西就缠到了腰上,惊惧地一回头——

妈的,是王俊凯!

王源简直要急火攻心,偏偏王俊凯笑了一下。

王俊凯笑起来太好看,两颗小虎牙,尖尖的,让人很想知道被它咬一口会是什么感觉。

王源失去神智的看着那个笑越来越近,然后,那两颗小虎牙真的咬在了他的嘴唇上,痒痒的,咬过后贴上来的唇瓣软软的,然后,伸进嘴里的舌尖夹了海水的咸度,但是足够的温暖带动了全身的热度,仿佛有人在海底放了一座火山,就为了成就两个人的情浓似火。

不知道什么时候浮起来,只知道浮起来的时候快要把肺喘出来。

呼吸正急的时候王俊凯贴近过来,笑的比水中还要好看,在阳光下像是海中的神邸一般。

“王源,我喜欢你。”他说,声音温柔的像是幻觉。

“王俊凯,”王源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在水中近乎妖冶的男人蛊惑,以至于发声器官都离自己远去——

“王俊凯,我爱你。”

 

再次爬上岸的时候两人都忘了下海的初衷。沙滩上剩下的两个易拉罐躺在那,和海里飘着的四个同伴一样,孤零零的。

王俊凯跟上王源的脚步,握起他的手,把什么东西放到他的手心。

王源疑惑的摊开掌心,发现是一个易拉罐的拉环。

“刚刚在海里捡的。”王俊凯视线飘开,“来得太急,没买戒指。先用这个代替吧。”

王源不想吐槽这个和小时候的Iphone耳机一样的梗,实际上,他心里已经高兴地快飞起来了。但是嘴上还是要逞一下强。

“你结过三次婚,戴戒指都是家常便饭了吧。

“而且,”王源比划了一下,“你看这个圈这么小,我带的上吗?”

“……”

王源没看错,王俊凯耳朵红了一下。要不……就算了吧,王源觉得自己总是对王俊凯狠不下心。

“大源。”眼睛抬起,直视他,坚定的眼神让王源吧刚要说出口的解围咽下,只是静静的等着王俊凯继续开口,这个人从来没有用这么饱含了情绪的眼神看着他。

“大源,婚礼的事我之后再解释,但做过的事我也没办法否认。

我只能说,我现在想和你说的这句话,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就算在那些所谓的婚礼上也没有说过。我知道我不会表达情感,但是这句话,我真的很想对你说。”

王源期待的看着他。

“我们领证吧。”

沙滩上终于没有了完好的空易拉罐。

 

END

 

  10
评论
热度(10)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