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千凯千】未免太多情——11

千总在万达和另两个人告别,然后回住处拿行李,坐公交,独自踏上返程的千里之行。聚少离多。这么个哀怨的词蹦到大脑里的时候,千总愣了一愣。然后他摸一把脸,没事儿人似的走进飞机舱门,找到登机牌上的6F对号入座。轻车熟路打开窗子,趴在小桌板上往外张望。千总喜欢上了飞机就打开小桌板,等着飞机快起飞了,再按照空姐温柔的指令把手机关机,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打开机窗,调直座椅靠背。这让千总能让自己忙碌一些,在飞机起飞的时间里不会闲的无所事事。

 

千总来来去去坐得最多的就是飞机,可是他最不喜欢的出行方式就是飞机——太快,太平稳,太高太远,没有旅行的实感。如果是自行车,脚一下下蹬着就能量出出走的距离;如果是汽车,也能感到车轮碾过不尽齐整的高速路的颠动;如果是高铁,好歹还看得到窗外飞行的风景。可是飞机这东西,一起飞就被地球表面远远抛出,就剩下天蓝的没有杂色,云白得没有污点,风静得从不存在,千总有时候突发怪想,会不会忽然就飞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异次空间里让他永远找不回家,那时唯一见证自己来源的就只剩越来越趋近于幻觉的回忆。

 

被害妄想症只出现于一两年前,千总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成熟很多现实很多了,他现在对坐飞机已经麻木了。开玩笑,重庆到北京不坐飞机难道用跑的?或者,按照他这次在重庆刚拍的《魔法城堡》MV,“发动结界”“打开任意门”来一个瞬移?

 

回到北京,灯火缭乱。北京市东经116度,重庆市东经106度,差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北京的夜景来得早、更热闹,但是干巴巴乌沉沉远不如重庆三面临江水光潋滟来得通透明亮。千总吸入一口干燥的空气,肺中顿时盈满间断了两周的家里的熟悉味道,伴随着某种沉甸甸的说不清的东西,又回到了心里。把那一口浊气呼出来,千总回忆起重庆水光里的夜景,镜花水月么,美则美矣,一块尖利的石头就能轻易刺破。水的深处,没有光也没有声,死寂冰凉加上窒息,还不如暴土扬长的京城呢。

 

2013年已经到年根了,转年就是马年。现在时兴星座不时兴生肖,千总能熟练记起来自己是射手座王源是天蝎座王俊凯是处女座,这会儿被这么一提醒,千总一琢磨,发现他和王源都是属龙的,就王俊凯一个人属兔子。射手座加属龙,一听就霸气,反观他的小队长处女座加属兔子,简直弱爆了。千总回神儿过来,才发现自己笑出了声,于是急忙咳嗽两声,装作认真听来拜年的长辈们谈话的样子,他默默心想,这个料得捂死了自个儿享受,够他笑一寒假的了。

 

初九之前舞社关门,千总写完了作业之后难得闲暇时光,逗一逗弟弟,玩玩游戏上上网看看偶像的视频,最多的还是看书和跳舞。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跟亲戚围一桌吃饭,说起千总时脸上神情谦虚中掩不了的骄傲,皱着眉头训两句就喜欢看书眼睛都不要了跳舞跳得饭不按时吃之类的,然后笑开,说这孩子还算是听话的知道照顾弟弟从来不顶撞父母特别知道心疼父母。千总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坦然面对粉丝们夸张的尖叫告白,却受不住亲戚长辈们喜爱羡慕中不知道还掺了什么的复杂目光。所以,这种时候千总就将计就计,礼貌地跟在座的打个招呼说到了看书/练琴/跳舞/给弟弟喂奶的时间就先告辞了,转身同时收获一片赞叹。

 

无聊的时候千总把这事儿拿来跟老虚说,老虚撇撇嘴说:“看书和跳舞也能当做叛逆,好学生的命啊。”千总回:“那请教请教不好的学生怎么叛逆的?”老虚说:“想试试?骂脏字干群架,不太适合你,就只剩一条了——谈个对象吧!”


  40 8
评论(8)
热度(40)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