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千凯千】未免太多情——9

年底,北京已经很冷,天黑的很早,走出教室时已经擦黑。千总戴着早上出门时被妈妈硬塞过来的羊毛围巾和手套,想起来楠楠抱着毛绒绒的长毛帽子不撒手的样子,他微笑起来,好像天气都没那么冷了。

掏出手机,千总发了个群聊:“二源,小凯,圣诞快乐啊!”

“小千千,圣诞快乐!北京有没有下雪啊?”

“雪倒是没下,风挺大的,你们那下雨了吧,多穿点别感冒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怎么知道下雨的?”

“因为,我有千里眼啊,在这边一看就看到。”

“千总你就别欺负王源儿的智商了,他真的会信的。”

“什么什么,我当然不会!你当我今年三岁啊?”

“到现在还看托马斯的小火车,你没有发言权。是吧千总?”

“嗯……”

千总等了一会儿,没有语音发过来,估计那俩人线下再战去了。千总没有千里眼,但是他订了重庆的天气预报,看北京的天气顺带就会瞟一眼,不自觉的衡量下两地的温度差,比如今天的温度,刚好,几乎是正负号的关系。

这一会儿的工夫,手已经快冻僵了,千总把手机揣兜里,重新戴上手套,摩擦了半天也不觉得暖和,千总加快步子想早点回家。虽然今天大街上全是在外逗留的情侣,更多人还是更贪恋家中的温暖舒适。挑一个天寒地冻的日子去浪漫庆祝,只为了概率低微地巧合雪景,这样有爱万事足的事只有思维模式异于常人的恋人们才做得出来。

2013年的圣诞节,千总在期末复习中度过;2014年的元旦,千总看着乐理书熬过零点。零点的时候千总反应过来这是新年到了,放下书本关掉台灯,看窗外是北京城里无时无刻不在的灯光和车流,通红的暖光透进漆黑的窗子,屋子沉浸在深夜的寂静里,如果走出卧室就能听到妈妈爸爸的呼吸声和楠楠睡眠中的呓语。千总知道窗外那些看似风光的灯火和车流里装着太多漂泊羁旅的异乡人,现在他能安稳地坐在家里的木椅上,已经是许多人奢望的幸福。轻轻叹一口气,千总旋开台灯,他在此刻清晰地感觉到了时间流逝给他的手掌中增添的力量。

期末考试转眼就到,考完试千总就登上了飞机,行李都是妈妈直接送到机场,千总背着书包里最后几本笔记本习题册。昨天晚上千总和他同桌徐非吾已经对过答案,最担心的数学错了一个选择和一个大题的一个小问,差不多扣7分,千总本来有些郁闷;但是数学满分的徐大神英语考得惨不忍睹,千总也就幸灾乐祸地高兴起来。千总欠欠地说:“虚虚啊没关系,数学是最高深的语言,英语层次那么低咱们不学也罢。”徐非吾横了他一眼:“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千总坏笑:“哪里,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啊。”徐非吾似笑非笑:“术业有专攻?”然后他回过头去,掐着嗓子怪腔怪调地唱:“这坏坏的笑啊,可爱到掉渣~砰砰砰气氛刚好……糖果和你的嘴角什么味道……”千总的脸一下就垮了:“哥,虚哥,我认输!”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挺正常的歌,这种场合听起来特别的羞耻。徐非吾拍拍他的肩膀:“易小弟,你要习惯啊,等你火了之后说不定满校园都是这个调子呢。”

这个时候千总还觉得这是件特别遥远异想天开的事。从小到大,一直在这个圈子外围打转,习惯了付出种种努力然后不抱任何期望,有时候,千总觉得这其实就只是一种业余爱好,和班里同学喜欢航模喜欢军事喜欢玩编程没什么区别。

他没想到,人家大神毕竟是大神,不光数学学得好,随随便便预言一个,就能一语成真。


  39
评论
热度(39)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