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千凯千】未免太多情——8

    首唱会之后,千总的周末就不忙着往重庆飞了。王俊凯和王源的脸逐渐在头脑中淡化,不过,这两个人依然和出道前一样,时不时发些翻唱刷存在感,千总对他们也不至于和小学同学一样,拿起毕业照看着眼熟,就是半天都想不起来名字。

   千总十三周岁的生日在接到月考成绩的第二天到来。考的一般,中等偏上,班级二十多名。初三之后的两次月考让千总对名次变得不敏感,不过能在微信上和王俊凯交流题目,说明他的水平还是有所提高的吧。

   千总事务繁忙,生日祝福和礼物的事忙到晚上,一切结束躺在床上后,千总难得的少年心思又发作了。十三个生日里除去不懂事的前四个和已经记不清的第五第六个,算起来这才是第七个清晰完整的生日记忆,看着还算新鲜有趣,还能让千总脑子犯抽的去思考“生日”这件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转过一大圈的起源本质内涵等等之后,千总回顾自己的第十二年人生。和之前的每一年一样起起落落花样翻新,比之前的每一年更精彩刺激。千总觉得一年前的自己特别幼稚,因为飞旋少年的解散闷闷不乐,会舍不得那些同伴,担心懊恼自己的身高到睡不着觉,还会肾上腺素飙高到录了tell me why还被妈妈传到网上供大众观瞻……千总大发感叹,其实人本质上是一个个体,出生时就必须剪断连接母体的脐带,然后靠自己的嘴发声、靠自己的脚走路,当你真的明白了你与其他人的联系都是刻意而虚无的,别人对你既不负有责任又不必须承诺,你就会发现分分合合是常态,根本无需为这些事情伤神。

   千总临睡着的前一刻还在想:如果他明年还能记得今年的想法,想必会觉得今年的自己非常幼稚吧。

   第三次月考的时候千总已经成为了初二生。然后他不负众望的杀到了年级前五。

   转学是早在日程里的,没想到的是来得这么突然。首唱会后演艺事业告一段落,千总闲着也是闲着,就先把学给转了级给降了。打开教室门,又是一群生面孔,害的千总一会儿才能回过神,确定自己没记错班级,然后千总去看自己的座位,旁边坐的同桌有点面熟,他这才不紧不慢的走进教室。

   重庆那边儿对千总转学的事儿反应强烈。微信厮啦啦的噪声阻挡不住王源的雀跃:“小千千你一定是为了等我对吧对吧?”王俊凯先反驳王源:“千玺要是等你就降两级了,肯定不是吧!”然后才发表感想:“千总啊,你降级了我真是,太寂寞了,高处不胜寒呐。”

   千总这时候就默默地闭嘴了。果然,王源说:“老王我可没拦着你啊,你留两级陪我我热烈欢迎了。”王俊凯说:“你怎么不说你跳两级陪我啊?”王源说:“我又没高处不胜寒我上初一上的不知道多舒服。”王俊凯说:“你就说吧,你上初一都快倒数了,你上初三就拖油瓶吧!”千总清了清嗓子:“那个,小凯你让着点二源吧你不是队长吗?”……

   相比这两个家伙,千总的新同桌高冷多了。千总的自我评价里并没有如高冷腹黑的词语,就是因为虽然比起二王他有时候不爱说话,但跟他的同桌比,他简直就逗比蠢萌。新同桌叫徐非吾,喜好数学和哲学的极客一枚,后来和千总成为知己好友后逼格陡降,成了情感顾问兼吐槽树洞,因其姓名谐音“虚非无”,千总亲切的称呼他为“虚老师”、“虚虚”、“老虚”。

   咳,扯太远了。这时候千总还没被感情问题困扰呢。

   因为一转学就拿了班级前五,平安夜开家长会的时候,千总完全没有压力,唯一有压力的可能就在于他同桌数学比他高了近二十分直接满分了。妈妈回来时脸上带笑,千总觉得特别欣慰,能用成绩给父母脸上添光是他好好学习的最大动力之一。妈妈从来不给他压力,可是千总自己知道,他期末还要继续保持。

   千总敏感地知道父母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在这些东西上,他从来不会辜负他们。


------------------------------------------

千总跳级和转学的事情网上说的不清楚,资料不全,所以这一部分笔者YY居多,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7 3
评论(3)
热度(47)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