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血引——7

Roy是一只吸血鬼,这没错。一只吸血鬼的生命中很少出现意外,不去意料,就无所谓意料之中意料之外。所以当Roy发现一件并不如他所料的事情悄然发生时,他被惊住了。

那个早上的开始还挺不错,男人按部就班刷牙洗脸,余光一下都没往浴巾架上瞟,Roy得意地抓紧手中的织物,男人的行为给了他进一步确认所有权的信心。然后是烹炸食物,油烟味还是让Roy鼻腔不舒服了一阵,Roy自我安慰自己其实已经适应多了,而且如果男人总是吃不需烹饪的方便食品,长久以来同样会影响血液和汗液的口感。Roy宁愿自己稍稍忍受一下。

突变发生在早餐后——男人的谈话声从门口传来,混杂着另一个与男人同种生物的聒噪寒暄,然后,男人居然把那只生物带进了家,关山了门,说说笑笑,进入了屋内——Roy一直苦苦渴望不敢染指的圣地!

简直是难以忍受的恶臭!

像野草蚕食花园,像污水掺进天池,像锣鼓打断天籁般的旋律,像胡乱涂鸦最珍贵的名画,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悲痛暴怒!

那只万恶之源,毫无自觉感官迟钝的生物,大步迈进,直直的冲着R藏身的浴室自投罗网。

很好,非常好,吸血鬼有一千种不用吸血就解决人类的方法,当你惹到了一只恨你入骨的吸血鬼,你就应该,明白你要面对的是什么!

好脾气从来不代表任人挑衅,Roy的獠牙从嘴唇的缝隙中呲出,上眼睑压低,缩紧瞳孔,优良的猎手直觉已经帮助锁定,只要一个俯冲,一个抓握,一个捻指,那条脆弱的小生命就转瞬间消失了,再也不会在他的鼻子尖上碍眼了!

“就是这个,管道还有花洒,师傅真是不好意思,休息天出来干活。”

男人的声音柔柔响起,Roy的动作卡住了,不知是因为男人忽然出现的体味拯救了鼻子,还是男人少有的优美嗓音,抑或是潜意识里对男人的话的解析。

管道,花洒……?干活……?

难闻的生物等于修好的管道,修好的管道等于热水浴,热水浴等于……

Roy的理智和冲动在充分地激烈交战,他的牙已经痒痒得需要摩擦物体,他的大脑依然被臭味熏得发胀,他真的不确定他能不能忍住立刻干掉那只生物的杀意。但是,但是他不能想象没有热水澡的日子,他不能想象没有美味盛宴的乏味生活,他不能想象没有了缓解饥渴的美妙可爱的”灾难“,那么他该怎么度过在清清淡淡的男人气味中忍饥挨饿心甘情愿地囚困在一条窄小的风道里。

就算有浴巾也不行,那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Roy的眼睛接近于赤红,獠牙深插进浴巾里,刚刚非法占有的财产变成了保命符。尖利的指尖控制不住的在浴巾上刮擦,每一次都切开一条长口子,没多会儿就把九成新的浴巾扯成了一条拖把,Roy是把浴巾当做宝贝一样珍惜的,所以他才没把它直接分离为棉丝。

那只可恶的生物效率实在是太低下了,Roy几次都快忍不住,好在男人时不时响起的说话声轻轻弹起,灵巧地接上了Roy脑袋里断了的理性之线。

“这样,就修好了?谢谢了。”

谢天谢地,Roy忍得快虚脱了!他好像见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那只恶心的生物终于要安全了!


  15 2
评论(2)
热度(15)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