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血引——6

Roy躺在柔软的浴巾上,这块布料蕴含满满的馥郁之气,让Roy身心餍足的放松。Roy想象着这张软绵绵的床曾被男人披在身上,被他的身上的水流浸湿,被他围在腰间,一正一反的隔绝男人的隐私与公共空间……Roy翻过身,伸出长舌,在棉线的枝枝蔓蔓上一一流连,卷起舌头,重重吮吸,只为把男人残存的点滴汗液拔除殆尽,可长期的缺食残忍的阻止他,他知道他必须明白节约和储藏食物的重要性,过往的痛苦经历给了他太多教训。

Roy的嘴停在纤维丛中,理智和感情激烈交战,被波及的牙插在空隙里进退不得。

纯布料这种纯纤维素材质的东西,观感和味道都十足的倒人胃口,以往Roy疯了也不会对它产生食欲。但他确实是疯了,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摆在眼前却不能尽情享用,Roy冲动的想把棉线都拆得粉碎,然后一撮一撮,一丝都不放过,在嘴里干嚼两天再咽到肚子里。

男人在卧室沉静地呼吸,很久翻下身,嗓子里发出微弱的咽音。他全神贯注的睡眠,全然不知一墙之隔外,一只两寸来长的蛹状生物死死赖在他惯用的浴巾上,蝙蝠总是不受人类待见,可想而知男人知道这一切时会怎样处置这块被污染了的浴巾。

称为吸血鬼的心里畸变之一是极端信奉享乐主义,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生与死?无论多小的折现率,在无限时间里,都足够让今天抑制需求留待今后的全部效用归零,吸血鬼里少有个体参不透这个道理。可Roy注定是异端。当它数着天亮的日子,惊疑地戒备男人的每个动作,万般不舍的俭省浴巾上的每一丝气味,开始妄想每时每刻都能占有这一件男人的私有物品时,它知道它已然成为史上最贪心的吸血鬼。

晨光熹微时,Roy的头开始阵痛。Roy知道天微亮就宣告着这一天人类的活动时间已经开始,作为吸血鬼应该隐身黑暗中去了,纵使距离晚睡晚起的男人起床还差几个小时。Roy的心被揪住了,心紧绷着跳动像一根线牵着脑仁,线上穿着针,尖锐裹刺神经系统,身体里被拉开大大小小漏气的洞,空荡荡的,全是得到极致的美味后又面临失去的惊惧和空虚。而没有洞开的地方又吹气般鼓胀,原本一分的委屈吹成八分,两分的火气吹成九分,三分的胆量吹成十分。

胆气冲天,大脑充血,冲动能让最微小的生物都化为破坏力巨大的邪恶魔鬼!

Roy在男人起床之前重新返回通道。通风口上完好无损的套着铁质的网罩,一丝不苟,没有任何被动过的痕迹。

“Roy,你怎么有这么大的胆量!你怎么敢!”心里回声一样充满对自己的质问,Roy把头低下,像做错了事但是死不悔改的小孩子一样,脸埋下来使劲蹭了蹭,获得温暖又芬芳的安慰和力量。在它的身前,是它几十倍体积小山一样的柔软的巨大织物,整齐的叠着占满了通道大半空间。它的花色和款式,和男人随手搭在横杆上的一模一样。

不知道男人发现自己的浴巾被飞贼偷走,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19 1
评论(1)
热度(19)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