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千凯千】未免太多情——3

说起王俊凯和王源,千总的心沉静下来,有点少年特有的多愁善感式的感慨。

与王俊凯的初见跟与王源的初见隔了一年还多的时间。

2012年3月北京,那还是《向上吧,少年!》的后台准备。现在,才过了两年,可情形已经变了太多。再次来到北京的王俊凯不是形单影只的孤独少年,挺拔稳健已经有了高中生的摸样;他身边跟着王源,虽然两个人同来,但是这种“跟从”的即视感绝对不是千总眼花。这两年的视频里,王俊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抽条,幼小的眼神里的忧惧彷徨被笃定坚持替代,王源也渐渐出现在他的每一首新的翻唱曲目中。千总还能记得王俊凯曾和他站在一个舞台上,两个孩子一个不着调一个卡错拍,都傻兮兮听评委老师批评,乖乖认错,和前后街坊家一起撒尿和泥玩挨家长训的小屁孩儿没什么不一样,普通得让人懒得搭话。才两年啊,身边也有了别人的固定位置。

2013年的4月份,离匆匆照面的初见过去一年多的时候,千总被领到TF家族的训练场所。北京天干物燥的,人火气也大,讨论合同时爸妈和公司的人打了不少官司,千总最讨厌这些利益跟前儿斤斤计较的琐事,默默让自己全程掉线;飞到重庆,可能是和润的空气在肺里通了一窍,整个人都爽朗起来。边跑边颠,没留神头发分叉,后来因为这被王源笑到现在,走廊走到头,是大窗落地的训练室,千总看到了王俊凯。

王俊凯那时候长开了不少,能明显看得出和身边儿一群孩子,包括千总自己的年龄差了。他把两条特别威武特别精神的大剑眉遮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像个被煮了的黑皮土豆,身上黄格子外套就像是熟开了花的土豆皮。千总作为一个有童年的人,不多的关于姥姥奶奶家的乡下回忆在王俊凯这找到了用武之地,这些都是他宝贵快乐的回忆,用在王俊凯身上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应该吧。

王俊凯是千总当时在时代峻峰公司最熟的一个人,见到他让千总消减了公司之前打机锋时留下的消极印象。一个空降的北京人,在这个满耳朵南方口音的陌生城市,云雾飘渺如同仙境的西南盆地上,终于开始感到那么一点儿落地的亲切感。虽然王俊凯最大的可能是早就把他忘到一边儿去了。

千总适应能力不错,和新认识的小伙伴儿没说几句话就开始互相表演才艺。千总除了同学之外的熟人都算是才艺挂的,亮亮活儿,以本事服人,这种事经常干。TF家族的孩子们这时候小的还不到十岁,最大的也就是王俊凯,表演时带着那种可爱死了的正儿八经模样,千总津津有味的鼓掌。直到王源儿,王源儿说:“小凯,咱们一起唱呗?”俩人唱的最新单曲《青蛙也会变王子》,嗓音当真没的说,清亮,流利,王源儿的声音也有种温暖又认真的感觉,两个声线特别和,现在的话说就是特别有CP感。千总想着两年不见调一点都不跑了,而且找着了人双剑合璧相得益彰了啊。他觉得有点尴尬,自己不专业又无特色的声音怎么插到这两个人里,变成三足鼎立的一个组合呢?轮到千总的时候,千总拽了下毛衣下摆,低头说我跳一段民族舞吧。民族舞在他的才艺列表里属于中上游,他已经知道什么葫芦丝啊小魔术啊走台步啊都是校艺术节小打小闹的,真正镇场子的还得靠六年的舞蹈基本功。千总也不想太出头,底牌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在第一次见面就亮出来的好。

这一次见面王源儿对千总的评价就是有点害羞不爱说话,千总看王俊凯,发现他熟练的把王源儿过分活泼的头按住,冲他抬了抬眼,默默的点头。

恍如隔世啊,即使千总十三年的人生才如此短暂,也不妨碍他这么感叹。那个外戴鸭舌帽闭着眼睛酷酷的跑调、好像全世界都和他隔离开来的叛逆期小屁孩儿,终于和那个因为紧张跳舞跳错拍、一脸严肃得跟他爸爸一无二致的怯生生的小学生一起,连同他们成长中不自信不聪明的涩感,被抛弃在了北京到重庆的千里航程中。


  39 3
评论(3)
热度(39)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