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千凯千】未免太多情——2

千总有很多的小伙伴,但是没什么朋友。“伙伴”这种东西保质期比较短,容易时过境迁,品种也比较多样。比如参加各类比赛,聊得来的对手和队友是一种;小学混过的那一群,初一混过的那一群,初三混过的那一群和现在转了学的这一群也是一种;高大上一点的,嘉禾的长辈和一起拍过戏演过广告合作过的前辈也能算是一种……当然,重庆的小伙伴们也是一种。

千总从小到大有过很多很多伙伴,全拜丰富的生活经历所赐,这些伙伴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唯一的共同点是好聚好散,再见很难。千总和人相处被锻炼出一种很奇怪也很实用的模式。第一次见面务必礼貌周到亲切,短期相处和睦友爱,长期的话却要多慢热有多慢热。就像现在的同学,转学过来一个学期了,大家还客客气气的,千总挺满意,都是初二的学生了,已经从小学和初一的幼稚中稳重下来,有意无意的攀比和炫富少了,冷冷淡淡的隔阂和虚头巴脑的热情开始了。千总他在同龄人里人缘一向不太好,因为很少有人能在他三天两头的“因私事缺席”和期末悬停在榜首的名字下不心理失衡,他早已习惯了别人艳羡中掺杂嫉恨的眼光。

千总是个乐天派,他对那些人,以及后来火起来之后所有的黑子们基本没什么看法,他挑着嘴角笑着,想着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必拆穿了吧。

千总有个不错的同桌,这也让他很满意。众所周知,千总学习不错,他的同桌更胜他一筹,是个数学大神,每次发挥正常的话保证满分的那种真·学神,千总为此佩服不已,如果不是该大神偏科严重、毫无文学细胞、性格非常桀骜——那千总一定没法和他结下你问我答互相帮助的同桌之缘。大神名讳徐非吾,千总感叹“虚非无啊,这么哲学的名字不陪你啊”,大神说“你以为数学和哲学差的很远吗?”“……”

很久之后某一天,千总为了点小心思纠结时,大神幽幽的飘过,甩下一句“切,自己不争取,还怪别人不施舍”。望着大神深藏功与名的背影,千总满脸宽泪的把他认证为了自己的V级好友。这是后话了。

且说眼前。

其实和很多人想象中不同,tfboys成员的这个身份在千总的生活中只占很小一部分。重庆和北京这两个城市,航班两小时,机票一千块,在千总的大脑里被隔离成几乎不相关的两部分。在重庆面对话筒镜头,一呼百应;回了北京就像被打回原形,还是那个来回奔波在舞蹈室和教室的青涩初中生。

另两位成员在千总的心里和重庆连在一起。这种关系有点像旧式笔友,拿起笔来觉得无话不谈亲密无间,放下笔封上信封,忽然就变得毫无瓜葛。两方的生活都自成一体,插不进也没必要插进对方的生活。周末和假期定期飞往重庆,就像离散的函数曲线,每次都能笑着招呼说“又长高了啊”“又胖了”或者“又瘦了”,那两个人互相求证起来“是吗是吗”“真的吗”,然后他们的结论一定是“天天都能见到看不出来啊”……他们两个的相处是连续不间断的。

北京和重庆,一个天子脚下皇城内,一个天高皇帝远的,连地震震感都差得远,何况人和人之间靠电磁波联系的微弱脉冲?

--------------------------------------

之前弄错了千总擅长的科目,所以小小的修改了一下,大体不影响阅读


  33 6
评论(6)
热度(33)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