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血引——5

男人睡得很沉。莫不是烟草还有助于睡眠?

清冷的天气,气体也变得怠惰。Roy有点怀念昨天和前天。升温催促着那些香喷喷的小可爱们在空气里飞跑,他只要坐守原地,就有香浓的滋味送到嘴边。

两个小时,Roy无味的半跪着,他心里的窟窿越来越大,风道里的风从那穿过,也发出呜呜的声音。

男人长长的呼吸声预示着酣睡,数量庞大的空气粒子和几道墙壁把Roy远远地隔绝在外,仿佛天上的银河落在地上,横亘在男人身畔。这让Roy感觉自己被捆缚住一般。

最有效的,忘却饥饿的方法。Roy再度把手指伸进嘴里,利齿切合,把那肮脏的液体涂满口腔,血液粘腻的感觉并不好受,且功效不佳,食欲继续在食道焦灼翻滚。Roy闭上眼睛,把腕处用长牙刺开,狠下心灌了一口,冰凉的流体直坠胃里,Roy猛地趴下,持续干呕,似要把全部内脏都吐出来才罢休。

倒下时,Roy用指甲插住了通风管道的罩网,划出长长的刻痕。全身软绵绵的,但手脚却像铁铸的,显示着抗争与痛楚,Roy的鼻子贴在指缝间,用力吸嗅,顺着狭长的开口捕捉外部新鲜的空气,一丝丝甜美都让他几欲落泪。

然后他再一用力,“哐啷——”,金属碰撞的声音在房间回响,Roy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男人呼吸短促了一下,翻了个身,下一刻又熟睡过去。Roy这才放下心来,轻吐出一口气。

然后他看向一直牢牢握在手里的东西,顿时,大脑当机了。

那是什么?谁能告诉他他手里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铁质的,镂空的,有点分量,圆圆的!通风口罩网,这是TMD是通风口罩网啊!

面前,没有了罩网的,直通整个房间的黑漆漆的洞口,那么显眼的穷奢极欲的洞开的窗,那么率真大度的用这条风道连通人类闺阁的入口!

那个意外脱落的罩网,忽然把Roy推过了一个他梦也不敢梦到的门坎之中。Roy窘迫万分,扭捏不安,比初次约会的少女还要矜持。长长的翅膀被服帖的收拢背后,细小的足尖带动抓钩在铁管上磨蹭,刚往前迈出一步,就急忙退后三步,刚探出一个头,就急忙后撤,这么前前后后半天,反而远远离开了那个洞口。

最终,翻绞的胃战胜脸皮,那个男人——现在Roy已经能称他为的同居者——安稳的绵长呼吸声称为鼓励的战鼓,Roy战栗着走出去,踩在铁管的锋利边缘,那个角度已经可以俯瞰Roy遐想过无数次的淋浴间,Roy目光躲闪的注视着,磨砂玻璃和亮白瓷砖,男人亲手抚摸过的淋浴喷头和水阀,Roy已经忘记了他对它们的深仇大恨,他现在只想把男人碰过的所有东西都拿来舔一遍。Roy翅膀已经绷紧到酸痛,他开始只是想活动一下,但张开翅膀他就知道停不下来了,他的翅膀已经拥有自主意识,完全违反大脑控制,自作主张,放平,发力……

天啊!Roy生平最失败的一次飞行!向来矫健敏捷的翅像故障飞机一样跌跌撞撞,平衡感无情的抛弃了他,蹿高蹿低,转前转后,等Roy一脑袋雾水蒸发干净时,他知道了自己的着陆点——男人的浴巾架。

Roy怀疑他此时已经飙血而死了。不然他的眼前为什么全是星星?


  14 1
评论(1)
热度(14)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