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临时演员》番外篇:请你幸福

(搬旧文)

---------------------------------

大家好,我叫王源,源是三点水加一个原来的原。


大家好,我是王俊凯。


电视上的两个小孩儿五官还没长开,一个一脸傻气的笑,一个酷酷的扮面瘫。他们让我有种穿越时空的新鲜感:我原来这么小,王俊凯小时候原来是这样。


老婆在旁边抱着儿子,指着电视里的我逗他:“看看,这小哥哥是谁呀?长得好不好看啊?”


我又笑又气瞪她一眼,她刚收敛了些,就看到电视里的我被王俊凯一个眼神吓得哆嗦,我也憋不住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我的眼神竟然还是比不上他的杀伤力。我这三十年真是白活了。


近年来,已经很少人在我面前提到王俊凯。这个话题不是什么禁忌,只是关系渐渐疏远,少有事情能把我和他联系起来。或者这也是大家的一点善意,同一个起点混出来,人家已经三封歌王,我还在电视剧二线演员之列,人总是架不住比较。原来还有身边不少人酒桌上说我,那么一强人怎么能断了联系呢,赶紧抱大腿套近乎啊。我也没什么好在意,酒肉朋友嘛,我可没有他那么黑白分明的交友原则。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他早晚会越走越远。他的心里比我干净得多,讲究规则、道德感强、富有正义感、清高到苛责自己,这种人别说在娱乐圈,就算在成人世界都少的可怜。两个人的性格不同,价值观出入又越来越大,是互补还是矛盾,不就是换个说法吗?


我们两个,是王俊凯先退的第一步。说起来是小事。惯常的玩笑不再开,打闹的时候躲在一旁,说话时不再直视双眼。他做不来那种挖苦找茬的缺德事儿,干脆也不给我什么解释。这么僵持着到我高考考完,他终于坦白说他要解约了。


那年重庆的夏天没什么不同,不属于明星的公共场所,不属于正常人类的燥热白天,不属于高三生的漫长暑假。我名义上散心实际上和王俊凯赌气跑到成都去一日游,在东府街中暑晕倒还要麻烦他把我拖进酒店,可是这丝毫没有动摇他的决定。


那个夏天唯一的不同就是我百战百胜的苦肉计第一次失效,而后也再没有灵验过。


上大学让我终于开始变得成熟起来。晚上听着舍友满嘴荤段子,白天成群女生往我身边蹭,我有点明白一些自己以前一直忽略东西。


喜欢上一个人的心情是无法掩饰的,如果那一年王俊凯在QQ上多回应一句我的留言,在微博上多艾特我一次,在我打电话给他时多等一分钟……也许我就会忍不住的向他表白。


他的冷遇让我胡乱猜忌,他知不知道?他知道了的话会怎么做?他会不会对我抱有一样的心情?两情相悦是不是就能走在一起?


后来我知道了,王俊凯当初也有过同样的彷徨无措犹豫不决。他那时还没有我大,就面临一个关乎两个人未来的抉择,我无法指责他选择的对错,但我也不是没有怨言。两个人的选择题只有一个人参与,这难道不是一种不公吗?


我最纯洁的初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始终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我往后的人生中一个浪花都没溅起。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洒脱,那句话怎么说的?喜欢你与你无关,只是我自己的事。我没把握让他从冷落我变为喜欢我,但这并不妨碍我沉迷于自己的喜欢自我演绎;我得不到他的回应,但求而不得中总有办法寻求到另类的安慰。


这是我自负的成熟之道吧。年少时的跟从顺服不知什么时候在心里生根发芽,却长出反叛的枝叶。我不自觉地把对他和他所决定的事情的反抗程度作为衡量自己长大的标志,似乎我越能克制住我对他的向往,我就越能在心里变得强大无可战胜。


我贪恋上在钢丝上行走的感觉。他不理我,我偏要笑盈盈的迎上去;我享受在他身边扮演老朋友的角色,可也时时防着自己过分沉迷于他;我窃喜于我每一个高于他的成绩,对上他的目光又矫饰成崇拜和钦服。


日后回想,那种心态如果再持续几年,我的心理也许会扭曲的不成样子。


大二时,我因为在演戏上小有成就,决定改行专职演戏;王俊凯是大四,距离他得到歌王桂冠已经过了半年。公司犹豫许久,同意了我的转行申请。我的告别演唱会安排在了我的生日。那一场演唱会结束后,我换了便装在会馆的角落闲逛,聊以纪念我十一年的演唱生涯。这时候看到一个女生在哭,声音很压抑无尽悲伤的感觉。不知道是哪根脑回路不对,我竟然有点羡慕能把情绪淋漓尽致哭出来的人,所以我默默地递给了那个女生一张纸巾。


这就是上天注定的事。那个女生一张哭得看不出人样的脸在看到我后变得又哭又笑惨不忍睹。她用那张唯一的纸巾擦干净了右手,伸到我面前:“王源儿,真的是你!我太高兴了!我是你的全球粉丝应援会重庆分会副会长小薰!”然后她又哭起来:“你为什么要转行呢?我好喜欢你的声音和你的歌啊!”


我对窦薰谈不上什么爱情。一个正常男人,如果第一次看到一个长相普通女生时她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那以后爱上她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我对她一开始就有种负疚感,可能是对于我所有歌迷的负疚感都投射到了她身上,当我满足她的愿望(唱首歌什么的)的时候,我就有种如释重负和助人为乐的快感。我对窦薰坦白过我对她不是喜欢也谈不上爱情,但她却笑着说能对她好一辈子就足够了。我觉得这没什么可以做到,反正我也没别的人可以去对他好。


和窦薰在一起之后我理智的考虑过我对王俊凯的感情。我想念他,也想要他。有的时候这种感情会压抑不住的想要爆发,有的时候却可以凭我的控制被轻易忽略。这种感情日益沉淀深埋,我却又有了一种新的了悟——不管他对我是否有相同的情感,我们都已经错过了,没有一点在一起的可能性。因为他的不勇敢决定了我的自私懦弱,我的反复无常决定了他的封闭决绝。

我想我是深爱着他,可是,我也有点恨他。


因为我深爱他,所以我虽然有点恨他,可是,我还是决定放他解脱。


电视里是十二岁的我和十三岁的王俊凯。我旁边坐着我的老婆,她刚刚把一岁多的儿子放到了我膝上,现在正就着我的手逗弄他。老婆最近又开始体乏嗜睡,我估计计划应该成功了,我的儿子过不了多久又会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老婆是独生子女,她能体会一个孩子的孤独,也觉得还是两个孩子相亲相爱的一起长大才好。


说起孤独我又想起王俊凯。我又想起刚加入TF家族不久,王俊凯的那些小伙伴都相继离去的时候,我看着他的那种想要给他陪伴的心情。虽然后来经历了那么多,可对于这,我从来不曾后悔。


美好的开局也许换不来美好的结尾,可这并不是那个开局的错。


如果再来一次,也许我们会不一样的结尾。


可往事不能重来,我也只能对他说出那句最疏离最媚俗的话——


请你幸福。

--------------------------------------

(全文完)


  26 3
评论(3)
热度(26)
  1. 豆腐_吃喝玩乐专用号竹攸由之hh 转载了此文字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