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血引——4

无辜的男人走进自己安全的浴室里。熟悉的拧动阀门,水流扑出,男人继续调整角度,试图寻找合适的水温。

难熬的三十秒、四十秒、五十秒、一分钟!

然后停止,一切停止了。

男人关上阀门,走出浴室,不快的嗤了一声,然后他一件一件把衣服传回去,衣料粗暴的摩擦他细腻的皮肤。男人走到阳台,打了个电话。

如坠冰窖,全身都在战栗,牙关吱吱作响。Roy的心都痛了起来。仇恨在心底疯长,邪恶的力量让Roy冲动的想破坏掉所有身边的物体,尤其是那个故障的阀门和热水器,简直应该被一寸一寸掰碎再碾成粉末,最后扔到熔岩里焚尸灭迹!

怎能如此言而无信?

一天的等待,比一世纪还漫长的一天的等待,度秒如年,苦心焦守,谁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就因为他悄无声息,不见天日?就因为他孑然茕立,隅隅独生?就因为他痴心妄想,无计可施?

就因为他是一只卑鄙的,怯懦的,可怜的,不善的吸血鬼?

可正是因为这样。

Roy无声的叩在漆黑的管壁,口中想要吐出无论对象的哀求和告罪。

错在忘记感恩和珍惜,被不知何处而来的狂妄的自傲冲昏头脑;错在忘记自己不过是个蒙人垂怜的厌食症患者,竟妄想长久品尝满足食欲的快乐;错在太愚蠢——老饕在美食面前哪来的架子可端,凭什么一边享受一边又不付出任何代价?

无形的绳子从头到脚绑缚住渺小的躯体,风道里呜呜的风如刃一般纵向切割,冰冷的切面让吸血鬼强大的自愈力无能为力。

Roy找不到办法自我惩戒,尽管他的心已经备受责罚。

忽然传来烟草的臭味,这让Roy忘了自残——它触怒了Roy因空虚而抽搐的神经,让他的额角不自觉跳起。

烟草植物强烈的味道在气体界鲜有天敌,非常容易把其他种种美味和诱人同化掉,变成纯植物类卑劣低级的品种。现在Roy刚刚失去了期待已久的大餐,身心还沉浸在不满足之中,却发现已到嘴边的甜点都要被万恶的低等植物破坏,Roy的心火暗沉沉的燃烧起来。

桀骜的男人明显是不常抽烟的品种——Roy之前就没嗅到过一丝类似气味。这天他心情尤其的坏,长时间工作的燥郁,加上冷天里洗不上热水澡的烦闷,估计只比Roy此时的心情稍好一点。男人一连吸了两只烟,然后踢踢踏踏的来洗手间漱口,几分钟,他洗漱完毕回房睡觉。

他不知道那几分钟的时间里,头顶斜上方的通风口,一只蝙蝠的心里是怎样阴戳戳的阴谋着。

Roy一点也不怨恨男人。这是当然,作为一个男人心烦时抽根烟,或是,因为器材故障临时取消淋浴。任谁也挑不出任何错处。Roy应该怨恨老天吗?大概吧,实际上比起看似万能实际万事不管的老天,他自己反而更有责任承担后果。但是Roy也并不怨恨自己。

Roy把仇恨全都放在男人那只还很满的烟盒上。那些低等的、放肆跋扈不可一世的烟雾弹,专门窃取美味的盗窃犯,那些该死的迷惑了他的猎物、在他只敢远观时就胆敢染指他的食物的卑鄙小人!总有一天他会把他们全部挫骨扬灰!

是的,总有一天!


  13 1
评论(1)
热度(13)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