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血引——2

Roy决定睡觉。

不老不死的永生生物,花了大心思寻找遍了消耗时间的方法,最终也只剩下睡觉。上天给他们留下睡觉的能力真是一种恩赐;这就像吸血一样,还能从人类身体里找到刺激味蕾的快意,而不是这种刺激都被连同死亡一起被剥夺,每一只吸血鬼都应该感到无比庆幸。

人类的味道实在复杂而又奇妙。具体分来,汗液芬芳,唾液浓郁,*液鲜美。最极致的是血液,咸滑腥香,人血和吸血鬼的舌头,神奇的无缝对接,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彼此。

Roy是一只与众不同的吸血鬼,或者说,是一只倒霉透顶的吸血鬼。因为他有重度厌食症。与其将就那些腥臭粘腻的液体,不如忍受饥饿。饥饿本身带来不了多少痛苦,可失去了天大的乐趣,Roy自己也觉得自己过得无趣又刻板,孤寂又避世。

这其实真的没什么。不过是造物主一时兴起想要苛责臣民罢了。

——乐天的想法已经是翻过去的旧黄历了。

一切皆因三天前。

夜晚,雾重,风凉。城市规模庞大的躯体伏卧着,天上寂然罩着厚重的红霭。这样一个灯火通明的渺小的隔间,一条隐约可见的管道,就这么误打误撞的,突如其来的,被禁锢住。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就这么简单,生命中久觅不见的火光倏然窜起,偌大的宇宙和广漠的时光里, Roy竟得以在天堂一隅暂寄。

到底是被苛责还是被偏爱,到底是地狱还是天堂?为什么要管那么多,如果一个人类做不到勇敢,姑且还能用群体性和生存作为借口;一个孤零零赤条条、不畏生不惧死、来去毫无牵挂的吸血鬼,凭什么不去飞蛾扑火?

三天,Roy早已不能自拔。

太阳一落山,Roy从昏沉的睡眠中醒来。他一认识到天黑了这个事实,就立刻清醒了。接下来身体亢奋的神经已经窜动起来。

餐厅的位置有细微的咀嚼声。男人吃饭的礼仪明显符合传统中华礼仪,食不言,筷子从不敲打碗和盘子,就算是喝汤或者喝粥也从不发出声音,哪怕Roy更情愿他发出一些声音。

Roy猜到男人的心情似乎不错——这还归功于吸血鬼感知情绪的超人能力。Roy心情也变好了,因为男人心情好的时候,很偶尔,会轻轻地哼几句曲子。他的嗓音好听极了,清澈悠扬,像是晚上在夜空滑翔时时快时慢的风。那种美妙让Roy暂时忘却那种持续的嗅觉和味觉诱惑,不自觉露出自己尖细的獠牙,小小的跟着微笑。

很遗憾,今天男人只是静静的收了碗筷,静静的关上书房的门——又是一个令Roy深恶痛绝的习惯。房间里只有一个人类,那个人类还如此恪守隐私,几乎让人怀疑他知道有一个窥伺者在暗处觊觎。男人自说自话的关了门,声波一下微弱了,隐隐约约,男人又开始工作,拿出笔在纸张上刷刷的写,然后把纸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Roy哀怨的想,好了,这个动作已经持续了三天,明显,这三个小时不会有什么变化。

Roy必须想个办法,去解决困扰了古往今来千千万万个吸血鬼的永恒难题——打发掉这无比漫长的三个小时。

----------------------------------------------

tbc


  14 2
评论(2)
热度(14)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