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攸由之hh

真·CP乱炖党

 

血引——1

Roy喜欢通风口。

黑暗,潮湿,鲜人打扰,出入自由。

Roy尤其喜欢现在呆着的这个风道。从风道入口晕入暖湿的气流,隐约能听到外面哗哗的水流声,气流里淡淡的、水雾弥漫地夹杂人类汗液的味道,非常非常的稀薄。就像越出众的美人越隐于深闺,在这个城市千千万万模样一致的通风口中,只有Roy知道在这个平凡隐秘的角落,有这么一个通风口,那里传来的气味可以使他发疯。

这个通风口连接着一个单身男人的公寓。男人生活规律,晚起晚睡。每天中午十二点,悉悉索索的棉麻织料摩擦声昭示着他起床了,然后是乒乒乓乓声里传来的热烫的人类食物味道,一整个下午和晚上,男人偶尔出去,大多数都呆在书房,Roy来到的这三天都没有别的访客前来。这让Roy很满意,其他人体的气味如果掺杂到这间屋子,就像是在一罐极品蜜糖里撒了一把盐一样,实在是暴殄天物。

每天的晚上十点,是Roy最翘首盼望的时刻。这时男人会拉开那个会发出细微嘎吱声的衣柜门,翻检着挑选舒适的贴身衣物,顺便,从铁质横杆上摘下那个会像风铃般不规律碰撞的不锈钢衣架,上面晾着洗涤干净的浴衣。

男人拉开浴室的玻璃门,轻轻地,呼啦啦的,好像是涨潮,浪花争先碎在滩涂上一样的声音。

这个时刻让Roy快乐得像过生日——男人褪下衣物,打开热水阀,极诱惑的体味被狂涌的水蒸气无限扩大,台风过境般呼啸着大量冲入,几乎将狭小无光的风道涨破。

这样一场活色生香的气象灾害中,Roy几乎是神志不清的瑟缩一角,如痴如醉,贪婪呼吸。恍惚间自己似乎变成了一台飞转风机,拼命工作,妄图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全都送进饥惶的肺,就算心肺俱裂也在所不惜。Roy感觉不到自己,在冲击中,他忘我的匍匐着,极其卑微的,摊着翅膀,蜷缩着爪子,骨头碎成一段一段,只高昂着头,竭力运作脊骨和胸腔,让那唯一有存在感的器官捕捉一切快乐之源。

二十分钟,男人关掉阀门穿上睡衣,随意的走出浴室。Roy全身虚软,大脑是全然的空白,他的全身还在微微抽搐,至少一个小时过后,他睁开眼睛,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翅膀骨骼已经僵直,肋骨还处于用力过猛后的乏力,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他是大病初愈。

这时候男人乖乖的呆在书房,规律的,打字的声音或是翻页的声音,天气并不热,Roy判断男人一定是规规矩矩的把衣扣扣紧,脚上也许穿着一双棉毛拖鞋,他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

Roy生机就在男人仅留的领口,命悬一线,在强大的激动后,纤细的神经轻啜着灵魂必需的养料,Roy感到自己几乎是个佞臣,卑躬屈膝,予给予取,甚至就算心里一直叫嚣渴望,可在那如窒息般迷人的氛围中,也不遗余力为男人对于体味的吝啬供给找遍借口,好像是某种靠端庄来引诱的花样,或是谨遵某个意义特殊的约定……

Roy猜再没有一个像自己一样的吸血鬼。

一边垂涎欲滴,一边苦苦克制;一边恶欲横生,一边感激涕零。

 


  20 6
评论(6)
热度(20)

© 竹攸由之hh | Powered by LOFTER